×

欢迎注册妈祖电视台

×

登录是一种态度

信仰

Information
庙宇与神像:传统社会的民间信仰

两年来,我们行走在三水土地上,随处可以看到各式各样的庙宇。它们或大或小,或新或旧,或拜北帝,或拜关公,或供奉洪圣,但它们都是三水大地上民间信仰的载体,这些供奉不同“神仙”的庙宇,也被认为是三水传统社会的“NGO组织”,把附近的居民牢牢地凝聚在一起。

民间信仰的复活

三水庙宇众多,其中以芦苞胥江祖庙最为有名,这座拥有800多年历史的古老庙宇,与佛山祖庙、德庆悦城龙母庙并称为广东三大最有影响力的古庙,其建筑之精美,砖雕、木雕、陶塑之精细,均为人津津乐道。

胥江祖庙供奉的主神是北帝,除了北帝,三水主要信仰的神灵还有关帝、洪圣公、康公真君、华光帝等。西南渡口附近的武帝庙、胥江祖庙附近的关帝庙供奉 的就是武圣关二爷;芦苞独树岗和西南南岸村有洪圣庙;而白坭金竹村则有康真君庙;西南思贤滘旁、昆都山下则独立着供奉华光大帝的五显庙。

这些庙宇均香火旺盛,并有专人负责打理。然而,香火的重新延续是近10多年的事情了,其间香火一度中断四五十年。白坭金竹村康真君庙曾被简单地认定 为“迷信”,遭受破坏。“这个庙1957年前还是香火旺盛。”77岁的村民陆永然说,1958年后庙宇就遭到破坏,神像被拉倒,搬出去烧掉或沉入塘底。芦 苞关帝庙、独树岗洪圣庙无一不是如此。

关于民间信仰,中山大学非物质文化遗产研究中心刘晓春教授认为,广东民间信仰有着丰富的历史文化内涵,是在社会发展过程中民众创造的文化,不能简单 地以“迷信”定义之。近10多年,民间信仰又复活了。1999年,康真君庙恢复,重塑神像;2002年,芦苞关帝庙修复一新,并被评定为佛山市市级文物保 护单位;2009年,独树岗洪圣古庙进行了第三次大修。

泛神崇拜与众神和谐

中山大学副校长、历史学教授陈春声谈到岭南民间信仰时指出,民间信仰没有系统性,没有排他性。“民间信仰可以拜天后,可以拜三山国王,可以拜一个猴子,拜一棵树,拜什么都可以,但是不会因为你拜了这个就不能拜其他的。”

这在学界被称为“泛神崇拜”,这一点在三水的庙宇中得到了充分的体现。芦苞祖庙名闻广东,除了其历史悠久、建筑精美之外,还有一个重要的特点,那就 是“儒释道”三教合一,一个庙之内同时供奉着道教的北帝、儒教的文昌星和佛教的佛祖。在其他庙宇中,也存在众神和谐的现象,如康真君庙中,里康公与财神、 文昌帝君和谐共处;独树岗洪圣庙里,也供奉着北帝。

民间信仰常常有非常功利的目的。费孝通先生解释中国人的信仰特征时说:“我们对鬼神也很实际,供奉它们为的是风调雨顺,为的是免灾逃祸。我们的祭祀 很有点像请客、疏通、贿赂。”胥江祖庙的修建,就是源于当时的水乡环境。数百年来,三水一带传唱:“南雄洒湿石,清远大三尺,三水佬拉屐。”意即南雄地区 洒点小雨,到了三水已水涨田淹,逃难都来不及了。于是,北帝以真武水神之身出现在三水芦苞胥江河畔。而北帝庙旁的文昌庙,则可以满足人们祈求儿孙学业进步 的愿望。

传统社会的NGO组织

民间信仰是身份认同的标尺。金竹村的康真君庙成为金竹村村民的身份识别器,“金竹村的人都来祭拜。”村民陆永然说,大家都有这种默契,互相认同。洪 圣大王是南岸民间信仰祭拜的神祇,也是社区神祇。每逢节日,村民都会到庙里祈福,而村里哪一家人要办喜事,都会请出神像,以祈求平安。

也有学者把这种在某特定地域内、基于共同的民间信仰的非正式组织叫做华南传统社会的“NGO组织”。这种组织承担着一种社会管理的功能,把村民紧紧 团结在一起。著名明清社会经济史专家罗一星谈到芦苞祖庙时说,芦苞祖庙把附近社区紧密联系起来,其价值超越了宗教,超越了民间信仰,蕴藏着中华文明的精 华。

作为传统社会的NGO组织,庙宇由附近村民共同出资兴建或修整,由当地人共同管理。同时,这些庙宇也曾是议事的地方,庙宇所得的香火钱,也会捐献出一部分救助穷苦人,或者捐助办学。


  • 关键字:信仰
  • 来源:佛山日报 责任编辑:小编
  • 0
  • 0
  • 评论:0
注:本文转载自佛山日报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如有侵权行为,请联系我们,我们会及时删除。

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,并不表明本站立场。

文章还没有评论哦!

热点推荐

Hot Recommended
  1. 妈祖信仰的意义及当代功能
  2. 庙宇与神像:传统社会的民间信仰
  3. 坚定信仰是根本
  4. 我们为什么需要信仰?
  5. 与信仰对话
  6. 信仰的力量
  7. 《剃刀边缘》让“小混混”有信仰
  8. 爱因斯坦:我的信仰

点击排行

Hot Recommended